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北京普通的治疗白癜风大概需要多少钱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1 02:09:09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北京普通的治疗白癜风大概需要多少钱,台湾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天津白癜风病因,左权白癜风医院,黑龙江女性白癜风,堆龙德庆白癜风医院,尚义白癜风医院

文┃唐彦云

来源┃《中国国家历史 · 叁》

东方出版社出版

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微信号:zggjls

日本侵略战争已过去七十年(注:本文发表于2015年),包括中国、日本、朝鲜半岛人民在内的东亚地区,对此仍然记忆犹新。从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下诏宣布无条件投降,到最近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发表的“战后70周年谈话”所引起的各方反响,东亚地区对于这场战争的反思,七十年来从未间断。然而时移世易,对照1945年和2015年,东亚地区对日本发动的这场侵略战争的反思却又不尽相同。

一、1945,硝烟尚未散尽中的反思



中国

当日本战败并无条件投降的消息传到国内时,各地进行了大规模的庆祝活动。然而此时,中国仍是一个满目疮痍、饱受战争伤害的国家。从1931年的九一八事变算起,中国人民的反侵略战争长达14年,其间中国遭受了惨重损失。新中国成立后统计:抗日战争中中国军民伤亡3500万,直接、间接经济损失6000亿美元。

1937年9月25日平型关战役中的八路军战士

这使当时的中国人不得不对这场战争进行深刻反思。首先,当时的国人认为,抗战胜利不仅是在军事上打败了日本,更意味着“公理战胜强权”。同时,这场胜利对中国来说不仅是赶走了侵略者,而且还是建设“民主政治”的契机。对此,以《大公报》为代表的媒体发表社评,呼吁政府尽快废止战时体制,解除舆论管制,开放言论自由,从而迈出“民主”的第一步。其次,反思多年来国家之所以遭受如此灾难,一方面在于日本蓄意发动战争,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民族意识的薄弱而导致大量汉奸的出现。对此《大公报》发表社评呼吁惩治汉奸,维护民族道德。同时,针对国民政府在战争中暴露出的问题,人民也希望战后能整顿地方行政,维护地区安定。除此之外,由于当时国共谈判未果,内战风险加大,人民也希望谈判顺利,早日实现国家和平与统一。

除了对抗战胜利本身的反思外,国人还关注日本投降的态度。东京审判中,保留日本天皇的消息一经传到中国,就引起了国人极大的愤慨。当时的人们认为,保留天皇固然能够使日本投降过程简单顺利,避免可能产生的混乱,但也更可能使日本人民认为投降是神的旨意,而并非战败、悔罪。此后70年,证明了当时的这一忧虑不无道理。正因日本投降不彻底,所以直到今天,亚洲各国仍不得不警惕日本对侵略战争的态度。

朝鲜半岛

与中国不同的是,朝鲜半岛从1910年《日韩合并条约》起,遭受了日本36年的殖民统治,饱受其经济掠夺。在日本侵华战争期间,很多青壮年被强行征募入伍,支援其侵略战争。当时作为抵抗组织的“大韩民国临时政府”从中国上海迁至中国重庆。但因远离本土,无法组织有效的抗日活动。

二战结束后,朝鲜半岛终于从日本帝国主义的殖民统治下解放出来。但随着朝鲜战争的爆发,朝鲜半岛分离成南朝鲜和北朝鲜。在朝鲜半岛分离的过程中,因分属不同的阵营,在国际社会中的地位也不尽相同,这也影响到了两国对日本侵略战争的反思。

1948年12月,联合国大会通过了关于承认大韩民国的联大195号决议,承认韩国政府是“朝鲜唯一合法政府”。这间接支持了受到日本殖民压迫的朝鲜半岛南部人民自发地组织要求日本赔偿的运动。当时的南朝鲜过渡政府与1948年8月15日成立的大韩民国政府(特别是李承晚任总统的第一届政府),根据日本殖民造成的损失统计,提出对日索赔的要求。另一方面,针对日本奴化政策造成的恶劣影响,1948年成立的韩国政府非常重视对于青少年的道德教育,铭记被侵略殖民的历史,重视培养民族精神与爱国主义精神。

朝鲜战争结束后,南部的韩国与日本之间曾有过建交的可能,但是韩国总统李承晚对此态度并不积极。然而国际关系格局的变化改变了这一态度。朝鲜战争后,韩国政府为了获得美国的支持对抗北部的朝鲜,不得不服从美国的支配,对日和解。暂时搁置日韩长期以来积攒的历史问题。1965年后韩国与日本建交,成为正式的国家对国家的关系。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韩国完全中断了对历史的反思。在美国推动的日韩邦交正常化谈判的前期过程中,韩国与日本仍然不断因为一些历史问题产生外交摩擦。首先,两国在1910年《日韩合并条约》的合法性问题上,产生严重分歧。虽然后来双方承认1910年8月22日前签订的条约无效,但因为当时双方的建交只是外力下的捏合,并不能在对历史的认识上达成一致,使得韩日之间,至今仍因历史遗留问题不断产生摩擦。

而朝鲜半岛北部人民在韩国宣布建国后也于1948年8月25日宣布成立了“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朝鲜战争中,日本成为“联合国军”的后勤基地,间接参与战争,同时日本与美国还是盟友关系,因此日朝关系越走越远。战争结束之后,朝鲜偏重于社会主义阵营的外交。到1955年,日本与朝鲜只有有限的非官方交流。1971年,日本社会党组织了“日朝友好促进委员会联盟”,与朝鲜开始对话。积极主张日朝建交、驻韩美军撤军等。

1989年3月,日本的竹下登首相在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上表达了日本与朝鲜改善关系的愿望。并第一次在官方文件中正式称呼“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表明日本对朝鲜政策开始发生重大转变。1990年9月,自民党、日本政府、社会党三方组成的代表团访问了朝鲜,并与朝鲜劳动党就建交问题举行了会谈,这为两国政治关系的改善开辟了道路,也给两国关系的全面发展带来了转机。1999年8月,朝鲜政府发表声明,敦促日本进行战争赔款。2002年9月和2004年5月,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曾两次访问朝鲜。但因在朝核问题和日本所说的“绑架问题”(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于1977年到1988在日本本土和欧洲多次绑架日本人的事件)上分歧巨大,朝日关系最终没能有所突破。

日本

作为二战战争策源地之一的日本,在战争中亦遭受了咎由自取的损失。对日本而言,所以能成为战争策源地,除了日本军部的谋划和操纵外,还有历史传统与社会心理的深层原因。

首先,从历史角度看,日本很早就有入侵朝鲜与中国的野心。如1592年日本入侵朝鲜引发的万历抗日援朝战争,与1894年由于镇压朝鲜东学党起义爆发的甲午中日战争。

其次,明治维新后,“脱亚入欧”的观念使日本人在心理上确立了对其他亚洲国家的优势。侵略周边国家被视为是跻身强国的标志。此外,日本发动侵略战争还与20世纪初武士道精神的全民化、神道教政治化和不断增强的军国主义精神有着密切的关系。

战后清算日本侵略罪行的东京审判存在很多不足。首先被告的位置上缺少了作为日本国民象征的天皇,日本军国主义的灵魂并未根除。其次,受到日本侵略战争主要伤害的东南亚国家未能派出审判代表,偏重于对日美战争的清算,一定程度上忽视了日本向亚洲人民的悔罪。

1939年王震与日本战俘谈话

除此之外,日本在战争中本是咎由自取的损失,后被日本右翼塑造为一种“感伤”和“悲情”意识,进而减轻了日本普通民众的愧疚感。实际上,他们漠视了在日本发动侵略战争期间,日本人民也曾狂热地支持侵略战争这一事实。日本被美军占领后,日本将这场侵略战争称为“太平洋战争”也影响了战后日本的反思。过于强调日美交战的概念,弱化了对于亚洲国家造成伤害的愧疚感。

当然,也有一部分日本民众在战后掀起了反战和平运动,为抵制右翼势力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还有一群在战争中被俘虏,经教育悔罪后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日本人,作为日军侵略罪行的见证者,在回国后,以回忆录等各种方式对日军的侵略罪行进行了深刻的反思,并且组建日本八路军、新四军战友会,积极投身中日和平友好事业

二、2015,东亚政治经济格局发生巨变中的反思



中国

新时期的中国,随着改革开放的逐步深化,经济的发展带动社会各方面的进步。一方面,随着学术研究的深入,针对日本右翼政治势力对日本侵略战争的改写和否认,中国的抗日战争研究更侧重于对日本侵略战争、对中国抵抗日本侵略的历史事实进行深入的挖掘,以铁证回击日本对历史的篡改。随着抗战胜利纪念日的临近,国家档案馆官网公布了45名日本侵华战犯的笔录,新建成的侵华日军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新馆亦向社会开放。

另一方面,随着国民素质的提高,普通民众对抗日战争的认识也更为深刻和全面。过去被部分搁置的历史问题重新浮现,成为民众反思历史与新闻媒体关注的焦点,如“钓鱼岛问题”等。

当今的中国民众更加关注日本政府对历史上日本侵略战争的态度。虽然1995年的“村山谈话”对日本侵略战争与殖民统治予以承认与反省。但日本右翼保守势力的猖獗,与安倍政府参拜靖国神社、修改宪法解释和解禁“集体自卫权”等诸多做法,也让中国民众感到深深的担忧和警惕。2015年8月14日,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战后70周年谈话中,只间接对侵略战争提及了“反省”和“道歉”,但又宣称战后出生的日本人,不应肩负“谢罪的宿命”。这篇谈话引起了中国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认为安倍的战后70周年谈话措辞暧昧、语言模糊、缺乏真诚,没有就日本侵略历史直接道歉。中国外交部也明确表示日本不应在重大原则问题上作任何遮掩,应对侵略战争的战争责任做出明确交代,并对受害国人民真挚道歉。

2015年9月3日,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这是中国历史上首次为纪念抗战胜利而举行的阅兵,蕴含着中国人民铭记抗战历史,维护抗战成果,缅怀先烈的深刻含义。这次阅兵虽然不针对任何特定的国家,但也表明了中国和世界各国人民一道维护和平的坚定立场。正如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发表的重要讲话所言,“为了和平,我们要牢固树立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偏见和歧视、仇恨和战争,只会带来灾难和痛苦。相互尊重、平等相处、和平发展、共同繁荣,才是人间正道”。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必须认识到,“世界仍很不太平,战争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依然悬在人类头上。我们要有以史为鉴、坚定维护和平的决心”。

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

韩国

近些年来,随着自身经济实力的发展,韩国对日本的经济依赖正在逐渐减弱;对日本的竞争力比之前有所增强。随着“民主意识”与“人权观念”的深入人心,爱国教育的开展,都逐渐促使韩国民众不断反思那段被日本殖民的历史。

比如,随着妇女地位的上升与权利意识的增强,日军强征慰安妇的历史事实被视为侵犯妇女尊严的典型。日本政府对“慰安妇问题”的歪曲更是激起韩国民众的愤怒。

另外,日本教科书中对侵略战争与殖民统治等历史问题的篡改和逐渐升级的日韩之间岛屿归属问题的争端,都激起当代韩国人的不满。近几年韩国民间要求对日强硬的呼声越来越高。

2015年5月5日,在联合国总部举行的纪念第二次世界大战70周年的大会上,针对日本代表的发言,韩联社认为,日本与德国的态度完全不同,日本反省的态度模糊。对为战后70周年“安倍谈话”提供建议的“21世纪构想恳谈会”报告书,韩国政府谴责其没有表现出谢罪的必要性。而安倍晋三正式发表的战后70周年谈话,更是引发了韩国社会各界的如潮批评,韩国民众、媒体与在野党都表示安倍谈话只是间接提及了“侵略”“反省”,且在“慰安妇”问题上言辞模糊,总体上缺乏诚意。韩国总统朴槿惠表示,安倍谈话有不少令人“感到遗憾”的部分,并且敦促日本政府以具有诚意的行动履行继承历届内阁历史观的承诺。其中特别强调日本政府应以妥善的方式尽快处理日军慰安妇问题。

而朝鲜与日本至今仍未建交,且囿于自身在国际关系格局中的地位,朝鲜对日就历史遗留问题施加的国际影响力仍较为有限。按照朝鲜官方的说法,日本当局至今仍未就侵略朝鲜半岛的罪行作出谢罪和赔偿,甚至隐藏其真相。朝鲜政府强调,日本应正视朝鲜人民的坚定意志,早日诚恳地清算作恶多端的历史。

日本

当今的日本对于70年前发动侵略战争的反思,也呈现复杂和多元化的趋势。但总体上讲,今天的日本对于侵略战争的反思仍存在很大局限。

自20世纪80年代起,日本首相开始正式参拜供奉着二战日本战犯的靖国神社,许多日本民众也前去参拜,在今天的日本人心中,参拜靖国神社是爱国的象征,并没有从道义上对曾经的侵略行为进行深入剖析。除此之外,历史修正主义与右翼势力当今依然比较活跃。比如近几年来,右翼势力支持的“新历史教科书”的使用量略有增加。更具代表性的是,安倍政府通过修改宪法解释,解禁了“集体自卫权”,甚至在和中韩两国的领土争端发酵的同时,又掀起与其他周边国家的领土争端。值得一提的是,日本人民反对政府的行为也更多是出于现实利益考虑,并没有太多基于历史的认识。

但同样需要承认的是,在日本国内也存在着一些对侵略战争进行客观反思的声音。在战争过去几十年之后,日本的一些学者对于日本侵略战争进行了深入研究,如著名国际法专家、日本京都大学法学政治学教授大沼保昭,对于东京审判、日本的战争责任以及战后责任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出版了一系列学术成果。在其他领域,如动画大师宫崎骏也敦促安倍首相承认日本侵略罪行,反对修改《和平宪法》。三菱公司最近也承认了在二战期间对中国劳工权利的侵犯,并承诺予以补偿。

在2015年8月14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发表的战后70周年谈话中,安倍以回顾以往日本政府历史观的方式,间接地提到了“反省”和“道歉”。“我国对于那场大战中的行为,反复表明了痛切的反省和衷心道歉的心情。”并表示“历届内阁的上述立场,今后也不会动摇”。安倍还以第三方的口气称“再也不将武力恐吓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但更需引起其他亚洲国家警惕的是,安倍在谈话中宣称战后出生的日本人不应肩负“谢罪的宿命”。安倍的战后70周年谈话引起了以中国、韩国为代表的日本侵略战争中受害国政府及其社会各界的不满与抗议。

东风5B导弹方队在“九三”阅兵中接受检阅

总之,经过70年的发展变化,东亚地区对日本侵略战争的清算和反思,和战争刚结束时相比,既有继承,又有区别。日本侵略战争曾给东亚地区人民在物质和心灵上造成巨大伤害,对比东亚地区70年来对日本侵略战争历史反思的变化和发展,才更容易看清,在对日本侵略战争的历史反思中,哪些是一个较长的历史时期内最为重要的问题。

▽热文推荐

★她,成就了中国甚至世界,却也毁了中国!

英国乃至欧洲爱喝茶的好习惯,就这样被中国人培养起来了。但在几个世纪中,爱喝茶的欧洲人,却没有人见过一棵真正的茶树。以至于长期以来,他们一直相信:茶树有绿茶树和红茶树之分。绿茶树产绿茶,红茶树产红茶。直到多年以后,一个叫福琼的西方人,告诉了所有的西方人,特别是那些品茗者和植物学家:绿茶和红茶,其二者的区别,只在于制茶工艺的不同而已。

▲点击图片进入文章

★这是“天翻地覆慨而慷”的几天, 其中一件大事,一个细节, 一段鲜活的历史, 被屏蔽、被掩埋了!

三支大军,不多不少,整整百万,是名副其实的“百万雄师过大江”。东路军35万人,由第三野战军代司令员粟裕、参谋长张震指挥,在南京浦口至南通的张黄港渡江。中路军30万人,由第三野战军副政治委员谭震林指挥,在芜湖裕溪口至枞阳镇段渡江。西路军35万人,由第二野战军司令员刘伯承、副政治委员张际春、参谋长李达指挥,在江西湖口至安徽枞阳镇段渡江。

<><>

< p>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高台白癜风医院